<video id="rlbhq"><input id="rlbhq"></input></video>

    <blockquote id="rlbhq"></blockquote>
    <video id="rlbhq"><input id="rlbhq"></input></video>

    <source id="rlbhq"><input id="rlbhq"><tr id="rlbhq"></tr></input></source>
    1. <video id="rlbhq"><input id="rlbhq"></input></video>
    <u id="rlbhq"><sub id="rlbhq"></sub></u>
    南寧女性網
    南寧女性網歡迎您!

    垃圾分類全民行,“環保媽媽”顯神通!

    2021-04-01 23:30作者:

    頭戴小黃帽,身穿粉馬甲,在南寧市的大街小巷里穿梭著這樣一群特別的垃圾分類志愿者們。她們由南寧市的婦女巾幗志愿者組成,深入一線踐行著“垃圾分類新時尚綠色南寧新主張”的理念。他們有著一個可愛的名字——“環保媽媽”,用自己的實際行動,傳播著文明首府、綠色南寧的脈動。

    每天早上7點多是居民上班的高峰期,也是丟垃圾的高峰期。在南寧新竹小區內,“環保媽媽”周銀珠每天都會和其他的志愿者伙伴一起,準時站在小區的垃圾分類亭前細心的指導居民開展垃圾分類,遇到分錯的垃圾袋,她會不顧臟臭,直接彎下腰幫助居民重新分類。自南寧市實行生活垃圾分類行動以來,這些“環保媽媽”們就主動承擔起了社區垃圾分類志愿者、督導員和宣傳員的角色。

    干凈整潔的垃圾分類亭、漂亮的小區花壇在新竹小區里處處都藏著“環保媽媽”們對垃圾分類的奇思妙想。每一個垃圾桶都裝上了自制的鋼絲手拉環,只要輕輕一拉連在鋼絲另一頭的垃圾桶蓋就能輕松打開,既不臟手又方便快捷。此外,他們還在小區的角落里制作了廚余垃圾堆肥箱。一層樹葉一層廚余垃圾,短短十幾天的時間就可以變成優質的有機肥,用來給小區的花壇施肥。

    志愿服務越做越好,綠城南寧越來越美。在一次次的志愿活動中,“環保媽媽”們的美名也傳遍了首府的街頭巷尾。3月23日,西鄉塘區北湖街道明秀北社區廣場,不少女性朋友擠在“明秀北社區招募環保媽媽志愿者”報名點展臺前,紛紛報名參加志愿活動。短短的幾個小時時間明秀北社區的“環保媽媽”志愿服務隊就吸納了31名新的女性志愿者。在經過垃圾分類的相關知識培訓后,他們也將光榮的成為“環保媽媽”。

    明秀北社區“環保媽媽”志愿者告訴記者,她們從2019年開始,去年已經有8個支隊,60個環保媽媽志愿者,發展到今年已經達到了200個。希望更多的女性朋友加入到她們當中,讓社區垃圾分類活動做的越來越好。

    活動現場,垃圾如何分類成了大家的熱門話題,且垃圾分類宣傳資料也很“吃香”,大家紛紛排隊領各類宣傳資料。社區的“環保媽媽”還為現場居民詳細講解了垃圾分類收集專業知識并進行知識問答。通過豐富多彩的形式,社區居民享受到了一頓豐盛的“環保知識”大餐。

    記者從市婦聯了解到,為了進一步提高群眾對垃圾分類的知曉率,2020年結合志愿服務項目,各城區、開發區婦聯深入社區、學校組織共開展以條例宣貫、垃圾分類知識宣講為主要內容培訓、親子活動等69場次,培訓人員5200多人次。下一步,市婦聯將繼續實施開展“垃圾分類巾幗行”志愿服務活動。加強對巾幗志愿者教育培訓,通過志愿者示范分類行動帶動更多的群眾和家庭樹立低碳環保理念,從源頭上減少產生生活垃圾,正確實施垃圾分類。


    文章附件
    印度人交乣女,免费看在线A片小说,国语对白东北粗口熟女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    主辦單位:南寧女性網
    桂公網安備:45010302000870號
    桂ICP備11003557

    掃一掃,關注南寧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